《浮生六记》随笔

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

插图

一、 简介

浮生六记 (清朝沈复著自传体散文)

  《浮生六记》是清朝长洲人沈复(字三白,号梅逸)著于嘉庆十三年(1808年)的自传体散文。清朝王韬的妻兄杨引传在苏州的冷摊上发现《浮生六记》的残稿,只有四卷,交给当时在上海主持申报闻尊阁的王韬,以活字板刊行于1877年。“浮生”二字典出李白诗《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》中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”。

关于作者

  沈复(1763—1825),字三白,号梅逸,长洲(现在江苏苏州)人,清
代文学家。工诗画、散文。至今未发现有关他生平的文字记载。据其所著的《浮生六记》来看,他出身于幕僚家庭,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,曾以卖画维持生计。与妻子陈芸志趣投合,情感深厚,愿意过一种布衣素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,但因封建礼教的压迫和贫苦生活的磨难,理想终未实现,经历了生离死别的惨痛。妻死后,他去四川充幕僚。此后情况不明。

二、 概要

作品概述

  这是一部自传体文学的作品,原书六卷,已逸其二,现仅存四卷(有所谓“足本”者,后二记系伪作。书中记叙了作者夫妇间平凡的家居生活,坎坷际遇,和各地浪游闻见。文辞朴素,情感真挚,前人曾有“幽芳凄三角,读之心醉”的评语。本书文字不长,但向为文学爱好者和研究者所重视,影响广泛。

主线

  《浮生六记》以作者夫妇生活为主线,赢余了平凡而又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的浪游各地的所见所闻。作品描述了作者和妻子陈芸情投意合,想要过一种布衣蔬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,由于封建礼教的压迫与贫困生活的煎熬,终至理想破灭。本书文字清新真率,无雕琢藻饰痕迹,情节则伉俪情深,至死不复;始于欢乐,终于忧患,漂零他乡,悲切动人。此外,本书还收录了清代名士冒襄悼念秦淮名妓董小宛的佳作《影梅庵忆语》。

与朋饮酒图

《浮生六记》中《闲情记趣》的《童趣》已选入人教版的语文书中。

目录

  • 卷一 《闺房记乐》
  • 卷二 《闲情记趣》
  • 卷三 《坎坷记愁》
  • 卷四 《浪游记快》
  • 卷五 《中山记历》(缺)
  • 卷六 《养生记道》(缺)

三、 随笔

  纵览全书,作者沈三白(沈复)能娶妻芸娘乃是三生之幸。其中,闲情记趣与浪游记快两篇,体现出三白与一众朋友的不凡的“玩耍”的水平。然而他与芸娘之间的真实感情,却更是让人琢磨不透。为何这么说呢,看完书上四篇之后,回忆俩人感情,字里行间能体会到的,不过时三白娶了芸娘之后的沾沾自喜。基本上没有品出三白对芸娘有做过特别让芸娘过得好的事,反而为了自己的“乐趣”,无论家境如何,玩才是第一要任。为了玩,没钱可以穷游,借钱。基本上一辈子处于不思进取的状态,今朝有酒今朝醉,养家糊口是不存在的。因此也早就了他不凡的“玩乐”水平。文笔来讲……emm,文言文,读的不多,因此不瞎做点评。芸娘呢,作为“娇妻”,对夫君三白宠爱有加,不仅对他不知上进无所表示,甚至总是为相公着想,如何玩的好,如何更好的玩。当然,为夫君物色“小妾”也同样作为自己的一大要任。

夫妻对饮

  芸娘在与憨圆的交涉中,由于自己付出的是无比的真心,而憨圆却态度一直在不断转变。与此同时,由于那个时代的限制,被公婆冤枉但还是得想办法讨好。自己明明如此努力,努力帮夫君找小妾,努力帮助夫君建设他的爱好,努力做一个公婆眼中的“好媳妇”,努力。。。然后换来的却仍然十分不理想。无限制的包容,改进自己,但是自己仍然气啊,又不能向夫君发脾气,即使他一无所有。处处不得好,又不得不继续前进,矛盾便产生了。有了矛盾,久而不治,必病。身心不够舒畅,因此病不可解。一辈子,基本上没什么享受,但是却付出了全部。反观三白,我穷归我穷,但我“穷且益坚,不坠玩乐之志”。为了生活的情趣,牺牲什么倒都无所谓。这种态度,不得不让人感慨。但人各有志,或许这条追求生活情绪便是三白的一生志向所在吧,旁人无可道也。

---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---

本文标题:《浮生六记》随笔

文章作者:Lomo 朱幸民

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17日 - 10:36:36

最后更新:2019年09月17日 - 13:42:52

原始链接:https://www.zhuxingmin.com/2019/09/17/《浮生六记》随笔/

许可协议: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4.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。

请作者喝杯咖啡吧~
0%